Wadadada毛

松girl
Choro推,主13不逆
三男右固定
他那麼的好,我愛他

【速度松】瘟疫、酒、和你   

老福特屏人不眨眼,無奈

總之就是這樣那樣狗血劇情(。
十分苦惱。想要讓他們早點來一發了,又覺得認識時間太少,感情培養不夠

然後想寫長兄互懟想得不得了,就是那種多年損友的感覺啦,很棒的

扯了這麼久來說一下好了,這篇輕輕剛開始來意不善,村子裏的大家對他那麼好我都有點愧疚了,總之輕輕有難言之隱啦

期待今天的松新一集


希望有人喜歡:)

【速度松】瘟疫、酒、和你   




被屏蔽到崩潰
明明沒有什麼敏感詞的

【速度松】 瘟疫、酒、和你 <三>

◆おそチョロ

◆看似有劇情其實只是放飛自我(?

◆困擾喔搜到底是智障還是撩人小能手

◆標題臨時想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青衣青年撒網,橫豎交錯的結網在空中迸出一個放射狀的弧,以青年為中心的漁網一碰到水面,湖水立即從網間空洞溢出,抑像上騰,結網沉入湖心了無蹤跡。

一塊石子脫落岩石墜入湖中,激起一輪漣漪外擴,瀲灩澄波。

清澈見底的小湖,靈動的魚兒三兩迴游,碧藍如黛的湖面如鏡般映了萬象,以及湖邊大石上三名或坐或站的年輕人。

「空松,為什麼要在這裡撒網?」輕松指了指湖水順流下方的方向:「要捕魚的話到流速較急的那邊比較適合吧?」

「我老爹說最近已經捕夠多了,今天只是要抓幾隻魚當村裡要歡迎你的食材。」

「你們真的要辦歡迎會阿……」

「當然了吧!我們村可是好久沒有行者來了!」原本仰躺在石上曬太陽的小松坐起大聲喊道。

「而且輕松還可以幫長老和外疏通,那些人早就計畫要好好諂媚你了。」

「……你就這樣說出來好嗎。」

小松哼笑了一聲將雙臂交疊在頭後,翹起腿又躺了回去。

空松將網頭固定在一旁的樹幹上,走來兩人旁邊坐下。

「輕松有兄弟姐妹嗎?」

「……有,一個不太熟的弟弟。同父異母的。他因為母親病逝的關係已經五年沒有說過話了。」

「……我很抱歉。」輕松搖搖頭表示不介意,但空松還是露出歉意的表情。

「那現在這樣挺好的吧。」沉默了一會,小松突然出聲:「我們現在不就好像兄弟一樣嗎?」

輕松垂首看向小松,愣了一下,轉頭和空松相視而笑。

一陣微風吹來,明明已經是秋天了今天天氣卻特別好,光線穿過樹稍傾洩而下,在三人上融出一圈一圈有些炫目的光斑。

空松啟口開始哼唱歌曲,小松慵懶地笑著、閉起了眼隨著曲調輕輕抖動雙腿。輕松看向紅衣的那人,一臉悠閒無憂,細碎的髮絲被風吹的輕輕顫動。

愣了半晌,他還是低頭默默掏出懷中的筆記本開始書寫。

村莊後山的河流,肩負村子的生計,應該是全村的飲用水來源。

抬首望向山下坐落已久的的靜謐村莊,可以看到某人家燒柴煙升起,彷彿聽到閒話家常的寒暄。生氣冉冉。

輕松終究是嘆了口氣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「乾杯!」村人舉起酒杯大喊,營火幢幢,眾人的臉都被染上一面火紅。

輕松尷尬的笑著舉起酒杯示意,一邊應付熱情的村名大分貝的吆喝聲。四周的大叔早早就喝醉了,大笑用力拍著輕松的肩膀,讓他感覺身體都要散了架。

一杯水遞到他面前,輕松抬頭一看是一名年輕的少婦,對方露出帶著歉意的微笑道:「抱歉抱歉,真拿這些人沒辦法。他們就是好不容易逮到機會可以大喝特喝,你先去營火旁歇歇吧。」

接過水杯,輕松繞開拍桌大笑的幾名壯漢,小步跑到營火旁邊。不遠處那些村民意料之中沒有發現他溜走了,依然喝酒笑鬧著。

嘆了一口氣。輕松淺淺嚐著水,疲憊的盯著營火翻騰。

「輕——松!猜猜我是誰?」一雙手突然從身後蓋住他的雙眼。

即便無奈,輕松還是喊出了那人的名字。

小松笑著一屁股坐在他的旁邊,幸災樂禍地說空松被幾個大叔纏住喝酒了。

輕松看向小松指著的方向,空松果然被圍在一群人中間,他正搖著手表示為難,然而最後還是在村民的吆喝助威中舉起酒杯乾盡酒水。

「你們很常辦這種聚會嗎?」接過小松遞來的烤物,輕松邊撥開皮葉邊問。

「還好,只是如果那半年有發生瘟疫的話,無論有什麼好事都不會辦。」小松張嘴咬了一口肉串,含糊不清的說道。

「但已經好幾年沒有瘟疫了喔,輕松等下和我一起去向長老請求讓我出村——」

「小松。」

輕松突然打斷自己的話,小松愣了一下轉頭看向輕松,那人低著頭拽緊手中的東西,顫抖的開口。

「……上一次瘟疫,是什麼時候?」

「……」

小松放下食物,沉默地看向營火,過了一會兒淡淡的答到。

「五年前。突然一個老翁病發,不到一天就死了。村人好幾個人都被傳染了。」他笑了笑,搔搔頭說道:「包括我老爹。」

「大家一開始都很驚慌,但很快在長老的帶領下隔離生病的人,所以每一次的瘟疫最終都是撐過了。」

小松看向天空,星光點點、銀河漫漫,如潑灑散落的鹽晶,如很久以前母親和他說過的、他從沒去過的海邊沙灘的碎石灣。

「喂輕松,我是真的很想離開這裡,離開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瘟疫會再發生的鬼地方。」小松轉頭看著輕松,語氣帶點懇求的意味。

「大家都很害怕,但還是繼續手邊的活、繼續笑著打招呼。空松也是,但他們家代代都在這裡負責捕魚,他是不能走的。」

五到十年的頻率,說來就來的瘟疫。小松和長老爭論過,從小看著他長大的老頭總是搖頭嘆息,不准小松離開村落,不准他去尋找解決方法。

小松甚至覺得這瘟疫早就感染了所有村民,一旦發病撐不過的人就會一命嗚呼。

他還記得那天喝酒後的父親的把他按在地上打,眼淚和血液混在一起讓視線模糊,其實在這之前小松無數無數次想過,要在父親熟睡後將鈍器揮向他一了百了,這個傢伙不值得同情。

然而隔天一早,小松昏昏沉沉從地板上坐起,看到一旁床鋪上的父親全身冒出爛荳,高燒不退時,他還是馬上衝出房子大聲求救了。

父親幾個小時後還是死了,屍體為了避免傳染馬上就被送去燒得一乾二淨。

也只有無牽無掛的自己能離開了。

他媽是外地來的,小松聽她說過。那年父親帶著村莊的特產到城裡交換生活物資,他們就是在那時認識並相愛的。

母親的確是愛著父親的,在她臥病在床臨終之際,小松不會忘記母親顫抖的雙手,以及父親環抱兩人的厚實臂膀。

小松小心翼翼將左手伸向輕松,猶豫了一下,還是覆握住了輕松的右手。

「……抱歉,小松。我真的很抱歉。」

輕松沒有抽開手,他抬頭看向小松,露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。

接著他們他們雙雙沉默不語,小松輕輕靠了過去一點,移動手指讓輕松與他五指相扣。

他感覺到他手心的溫度、有些濕涼的手指,感覺到彷彿有股熱源從左手傳來,竄過他每一條血管朝他奔騰而來,就這樣撞進了他的心裏。然後再從心窩處開始傳擴到全身。

「……輕松,你會在這裡待多久?」他有些遲疑的開口。

「你走的時候,可以帶我一起走嗎?」

輕松低垂著頭,看不見表情。於是小松傾身用手抬起輕松的下巴,使他看向自己。

他直直望著他的雙眼,輕松有些顫抖。他的眼底透露著遲疑、畏縮,小松突然發現,輕松從來沒有說過他來這裡做什麼、他從哪裡來的。而他也沒有問過。

自己早已在第一次見面,看到這人的笑容時、就整個人一頭栽了進去了吧。

小松移動身體,用雙手捧住輕松的臉,輕輕的吻了上去。





tbc .


我想喔搜是喝醉了才那麼有情商(。

新的一話很棒、非常棒

煙火下對視的兩人簡直太美好。
嗯嗯嗯老夫老妻(祈禱

烤魷魚很棒嗯嗯
間接接吻水杯嗯嗯

阿阿……好想寫他們在煙火下kiss!!!!!



希望有人喜歡:)

















【速度松】換床位這黨事

◆おそチョロ

◆短篇一發完

◆深怕下一話一出又若無其事的換回原本位置的顫抖產物

◆已交往……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小松睜開雙眼。

天花板上橫批的木樑看得出時間的痕跡,就連垂蕩的蜘蛛絲都是好幾年前留下的。

現在正值夏日,睡前空松打開一縫窗戶,帶著溼氣的晚風悄悄地灌了進來,在六人一室的小小空間裡慢速對流。

小松彷彿能看到空氣的軌跡,從窗戶,繾綣過每個人的鼻息,然後上騰、穿梭在木樑中,讓蜘蛛絲輕輕飄蕩,又或撐開絲與絲的空隙,像一塊殘缺的網。

然後風又倦了。它飄落、朝通往樓下的房門口前進,靜靜下盪,離開了這個空間。

有時小松會在房間裏抽煙,但輕松看到總會毫不猶豫地破口大罵,一邊急忙打開窗戶,接著給小松的頭一個爆栗。

即使如此,當他看到暗沉的木樑時還是會疑惑,這是否是他抽煙時,灰煙上升後,深深留下的燻痕。

如果是這樣的話,天花板上的那細小裂縫就是空松平時談吉他唱歌痛出來的吧。

小松轉頭看了一眼兄弟排位中離他最近的次男。他正呢喃著夢話,不時可以聽到一些英語夾雜其中,這人,即使睡著了還是痛的深入人心。

雖然順序上是他的弟弟,但平時他們相處其實更加接近平等的感覺,也只有這個時候,不再裝帥的痛次男才會消停些,像個弟弟一樣。

小松翻身,另一邊這個的確很像弟弟了。

一松總是擺出一副不善親人的樣子,對空松更是滿口惡毒言語。但這小子對小松卻更常顯露出一種年下感,無論是被誇獎的時候,還是驚慌失措的時候。

睡著了還皺著眉頭,玻璃心四男呀。

小松盯了天花板半晌,然後輕輕地坐起身體。

空間裡是兄弟輕輕的鼾聲,小松瞄到十四松咧開嘴笑著,唇邊一珠口水眼看就要滑落嘴角。這位平時總是搞不太懂的弟弟笑得燦爛,想必是做了什麼好夢。

然後他身邊側臥的末弟似乎覺得有點熱,輕聲哼氣,扭動身子將棉被下掀。

這家伙真是心機,睡著了還是要擺出一副人畜無害的可愛模樣,這點如此忠於自我倒是和他二哥挺像。

掀開被鋪,小松無視空松被他碰到的呢喃聲,站起來繞過空松,然後走到了被鋪邊緣盤腿坐下。

輕松正熟睡著。發出輕微的氣聲,平日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來。

這是換床位前小松每天晚上會看到的場景。

童貞松、擼松、擼松斯基、自家發電三男,小松低頭望著輕松。



我的輕松。



輕松躺著規矩,雙手輕輕疊放在胸前。棉被隨著呼吸的頻率,上升、下降、上升、下降。

小松傾身,將臉慢慢的、慢慢的,靠近輕松。

他看向輕松額前的一搓碎髮,然後細細用目光掃向他的眉梢、眉間,微微顫抖的睫毛、鼻樑、人中,最後是透著紅的嘴唇。

他近到能聽到他的細微的呼氣聲,能聞到睡前他們用的同一款牙膏的清新味兒,能從窗外透來的銀白月光,看到輕松臉頰上、脖頸上的細毛。

又一陣風輕拂而過,房間在月光照映下,像在水下,在夜晚的教堂邊的湖中。

在湖水中心下向上一看,光線如縷如絲蕩漾。朔月明鏡,一圓潑灑的亮。

然後輕松,就是湖中的女神了吧。

小松靜靜的盯了一會,然後慢慢地、慢慢地,抬起頭來。

他小心翼翼地準備起身,不想吵醒熟睡的人。

這時輕松說了夢話。他微微蠕動雙唇,是一句小松再也熟悉不過的詞了。





於是他毫不猶豫的吻了下去。






End.




因此明天要播新一話了所以急急忙忙從床上爬起來寫

作業什麼的、禮拜一什麼的是什麼哈哈哈呵呵呵嗝

然而喔搜情商沒那麼高,他只是個智障

而秋羅也是智障,某方面的


事實是這樣的↓

小松沒想那麼多,倒頭就睡了

然後某種愛的本能促使下,我們不憫的次男被熟睡中的某人推離床鋪

直接翻滾的cr旁邊

一覺醒來的輕對於某人緊緊抱住自己表示驚恐




希望有人喜歡:)

【速度松】瘟疫、酒、和你 <二>

◆おそチョロ
◆看似有劇情其實只是放飛自我(?
◆困擾喔搜到底是智障還是撩人小能手
◆標題臨時想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晚暮的彩霞橫劃天際,頭頂的深藍溶入從夕陽迸發出的金燦,奼紫千紅。

一道素雲蕩漾在期間,尾端像絮羽一樣散開,如河邊浣婦洗刷的一匹緞帛垂蕩溪流、或羅紗輕綢,飄忽渺渺。

小松感覺自己開始流手汗,他小心翼翼的將手伸到身後抹一抹,順便移動一下跪麻了的雙腿。

「不行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長老嘆了口氣,搖搖手道:「不是我不通情理,我們很歡迎你,但村子有村子的規定,房間也為你準備好了。請你見諒。」

「長老拜託了!讓輕松住我家吧,我們不會惹麻煩的!」小松急急忙忙傾身開口:「而且輕松還可以幫忙我們——」

「那這樣吧。」輕松伸手打斷小松:「我在村子裏的時間會教你們一些城裡的釀酒方法,然後離開後也會和商人疏通一下,讓物資交換頻繁一點。」

輕松彎眉一笑:「意下如何?」

「……」長老低頭猶豫了一會。

「……外加一瓶酒,我看到你的行囊裡有,行?」

「當然沒問題!」小松咧開嘴笑搶著回答,急忙貼近長老抓住他的手連搖了幾下。

「就知道老頭子你對我最好了,我會和山田太太說你的好話的!」

「——等、小松!閉嘴!」

「謝啦老頭子,我們先走了!」小松拉著輕松走出村子的主屋,愉悅的哼著曲調。

輕松跟著小松走在鋪著碎石的路上,鄰近傍晚,所以四處傳來呼喚在外玩兒的孩子的叫喊聲。

「小松,你和長老的關係挺好的嘛。」輕松一邊向經過身邊的村民點頭致意,接過小孩送的野花笑著道。

「嗯,老頭子雖然總愛裝嚴肅,但私底下是個嗜酒如命的普通老頭喔。」小松輕輕拍拍孩子的頭,不遠處孩子的母親親切的朝著他們笑了笑。

「他年輕的時候妻子就不幸過世了,然後他也沒有再娶,直到可以變成長老的年紀。」小松伸了個懶腰:「我剛變成孤兒的時候長老可照顧我了,不知道是不是沒有孩子的關係。」

「還有阿,最近他暗戀山田太太的事被我知道了,常常可以拿來當把柄呢。」小松指向遠處一名面露慈祥、正在和鄰人閒話家常的婦人道。

「其實他們在一起也挺好,山田太太也受寡多年了,一老一寡有個伴共度餘生剛好。」

輕松不發一語地盯著小松哈哈大笑,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中握著的野花,紅的黃的,紫的應該是紫菀花,小巧玲瓏的挺是討喜。估計是從那個山坡摘來的。

這個小村莊雖然坐落深山,但物資似乎不怎麼匱乏,最缺的應該是鹽了吧,畢竟不靠海。

「小松,你們這裡的鹽——」

「啊!空松你在這呀!」小松突然對著前方不遠處一名穿著青衣的青年喊,那人轉頭露出了一個驚喜的表情,朝他們小步奔來。

「小松!你們和長老說好了嗎?啊、你叫輕松吧,請多多指教。」青年有點羞澀的笑著道。

這人挽起袖子,露出精實幹練的雙臂,粗眉顯露著年輕人的英氣,看來凜然,但他卻笑容靦腆,態度十分謙遜友善。

「這是空松,我的鄰居。」小松用力拍了拍空松的背,青年親切的微笑。

輕松看向空松,面帶善意的微微點頭示意。

「空松從小和我一起長大,這貨小時候總是哭著鼻子,什麼都做不好。」小松訕笑著推了推空松。

「誰知道長大後突然改變形象,說什麼男人要有男子氣概,明明就痛死了!」

「別亂說話小松!抱歉這傢伙總是這樣沒有分寸。」空松不輕不重的拍了小松的頭,一邊帶著歉意向輕松解釋到。

「沒事。打從第一次見面就知道他的無賴了。」輕松笑著答道。

「輕松怎麼連你也這樣——」

「這樣吧,別在這裡站著談了,不好說話。」空松打斷小松,指著遠處一棟矮房說道:「剛好到吃飯時間了,要不來我家吧?」

「太棒了!好久沒吃到阿姨做的菜了!」某個無賴舉起雙手做了一個歡呼的動作,然後急忙催促著兩人快點前進。

輕松默默配合小松加快腳步。


……這個村子裏大家都過得很快活呢。

旁邊小松故意大聲抱怨著空松有多久沒邀他了,而空松抱著雙臂吐槽小松要不是有輕松也不會邀他,兩人互相笑鬧、可以看得出他們之間十分熟悉彼此。

一名年輕少婦牽著五六歲的孩子走過,笑得慈祥幸福;可以聞到料理飯菜的可口味道傳來,炊煙隨著微風上升,化成一條婀娜的白絲、繾綣飄蕩,最終翳入天聽。

輕松盯著這幅景象,輕輕的、慎重的,握緊了手中的行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「來,多吃一點。」有點發福的婦人笑著夾菜到輕松碗裏,眼尾的魚尾紋可以看出她的年紀。

「今天大豐收呢!比平時捕到的量多了好幾倍!」留著落腮鬍面露滄桑的大叔大笑,豪邁的舉起酒杯大乾一口。

「大叔真能幹——酒分我一點吧!」小松嬉皮笑臉的順勢恭維拍馬屁。

「你這小子嘴很甜嘛。」大叔拍拍桌子大笑:「今天就分你一些吧!」

「謝謝大叔!」

輕松低頭默默著吃菜,突然一雙筷子夾了一塊魚到他的碗裡。輕松抬頭,空松正笑著盯著他看。

「吃看看吧,今天現捕的。」

「……謝謝。你們家是專門捕魚的嗎?」

「是啊,最近收貨很不錯喔。」空松爽朗的攤手道,隔壁小松偷偷夾了一塊空松碗裡的肉。

輕松想了想還是提醒一下空松,接著不出所料傳來小松笑鬧地求饒聲。

「你們是在哪捕魚的阿?」

「村後的溪流,因為上游是魚類的出生地,所以這個時期洄游回來的魚很多喔。改天帶你去看看吧!」

「不然明天就去吧,我正想去山上採集一下岩鹽。」小松放下酒杯說道。

「……!小松你家是產鹽的?」

「是阿,怎麼了嗎?」小松歪了歪頭:「以前混蛋老爹還在的時候我們家是負責和外面交易鹽的,但後來他掛了以後就沒再繼續了,長老也不准我自己出去——對了!」小松突然繞過空松到輕松面前抓住他的肩膀:「有你在阿!有你就可以出去了,輕松!」

「……再看看吧。」輕松撥開小松的手,低著頭說道。


河流、定期和城裡用物資交換鹽的商人。

輕松看了一眼小松,對方正不解地望著自己。一頭清爽的短髮,明亮帶有魅力的雙眼,還有很符合他個性的紅色衣著,不得不說,他還挺討喜的。

但是,這個人卻……

輕松用力晃了晃頭,試圖無視腦中的想法。

「輕松,怎麼了嗎?」小松看他臉色不對,湊上前問道。

「沒事吧,發燒了嗎?」額頭貼著額頭,過分親暱的舉動。輕松和小松對上了眼。

那人年輕的眼眸直直望著自己,眼底透露著疑惑、關心,和一點的、似乎有的、無法啟齒的情愫。

輕松向後動了動,離開小松的接觸。


「……沒事,什麼都沒有。」





tbc.


小劇場↓

輕松彎眉一笑:「腋下如何?」

「……!沒想到你是這樣的,輕松!太可恥了!」

「……去死。」

(我是不會承認我寫的時候差點沒發現錯字的!!!

總之這篇是周末臨時擠出來的,預計後面其他松也許可能應該會出場

想要寫正劇向但能力不足。

然後明天晚上要播新一集了!!!泳裝輕!!旱鴨子輕!!!肉體!!!!汗水!!!!海灘!!!!!!


希望有人喜歡:)











各種松塗鴉,13為主
極為潦草
最後一張沒什麼,我只是想曬貓

【速度松】瘟疫、酒、和你

◆おそチョロ

◆看似有劇情其實只是放飛自我(?

◆困擾喔搜究竟是智障還是撩人小能手

◆標題臨時想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,深山中自給自足,與世隔絕的小村落。

風吹過遍佈山坡的芒草,毛絮紛飛。

一個年輕人坐在山坡下長著青苔的大石上,叼著路上隨手摘的芒草心,百無聊賴的盯著天上雲朵飄過。

不同於早已坐落此地許久,無人知它來歷的卵型大石,年輕人在村莊裡倒是無人不曉。他母親不幸早逝,而他那酗酒成性的父親很顯然地,沒有要管這小子的意願。

對了,可憐的孩子。這是村莊裡眾人對年輕人帶著同情的評價。

然而年輕人——或者該稱少年,前幾年尚未成年,還青澀的他快活的很。從不像個悲慘的孩子,整天笑地無心無肺,但又勤勞肯做,村子的少婦們也不會阻止他和自己的兒女玩兒,還會半開玩笑地跟少年說,別把我的孩子帶成你那吊兒郎當樣呀,小松。接著笑得像個銅鈴。

後來行至村落的旅客聽說這件事,深深肯定了這小子果然從小就有惹花捻草的特質,真是不應該。

如今他成年了,而他那不負責任的老爸也在幾年前掛了。那是一場瘟疫,不只年輕人——應該稱為小松,除了小松他爸村子也有十幾個人病死,好險疫情延續不久,兩個星期後就沒有案例病發了。

「呀,好險好險,這次不像上次那樣嚴重……啊,小聲一點,小松來了。」小松可沒看漏鄰居那不自然斷掉話題的神色,不由得從心裡升出一股不快。他可不在意他混蛋的父親是死是活,不如說,那該死的傢伙罪有應得。死的好。

而後,小松變成了孤兒。他還是一如往常的過活,有人需要幫手做活就去、村人需要修窗補牆時也樂於幫忙,當然代價就是今後時時會厚顏無恥地溜進人飯桌,嬉皮笑臉的來蹭飯。

好在小松擅於交際,總是擺著一張耐看的笑臉,在加上他那臉呀,實在俊俏。憑著這張面皮,不知道騙了多少女孩子,再加上他本就油嘴滑舌,隨口一出都能讓涉世未深的少女羞澀地紅了臉蛋。

然而比起少女,小松更受人妻歡迎。距婚後已幾年、忙著尋找生活新鮮感的少婦,或者身材早已走樣、丈夫也總是頂著凸肚子無所事事,更無處發揮母愛的大媽大嬸,小松總會若無其事的混進人家家裡,並無視別人丈夫一臉鐵青,親暱地對為他盛飯添菜的婦人用活力滿滿的聲音道謝。

「我對小松才不是那種年輕女孩的愛慕之情啦!只是、你看他呀,從小沒有母親,我這是充當他母親角色一下呀。」無數婦人擺著手說道,而他們的丈夫也只能不甘的拿出剛釀好的酒嚷嚷著要和小松比酒量,接著不知不覺被他牽著鼻子,臉色潮紅的為小松開的玩笑哈哈大笑。

村子裏傳來陣陣騷動,小松從大石跳下,疑惑地張望著。

「怎麼了?空松,他們在吵什麼?」從山坡跑下,小松拉住了他的鄰居問道。
「小松?你跑到哪去了?」空松一臉欣喜的指著村裏大家平常集會的空地方向,激動的說:「那裡,有旅行者來了!」

聞言,小松拔腿就往空地奔去,空松也急急忙忙地追在小松身後。好不容易擠開興奮的村民,小松定眼看向空地中心那個陌生的人影。

哇,是個美人。那是小松對旅客輕松的第一印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「太近了。」穿著深綠色短袍的旅客說道,並伸手把從後背攀上來的人厚顏無恥的臉從肩膀推開。

「別這樣啦輕松,吶、我們昨天晚上不是還睡在一起嗎?」小松埋願的呢喃,還變本加厲地想要伸進輕松的袍子中上下其手。

「不要用那種曖昧的語氣說!還有手伸走!」急急忙忙把小松推開,輕松賭氣地轉頭專心投入在手中書寫的筆記本中。

哎呀哎呀,真是不可愛。以難看的姿勢摔落大石的小松揉著發紅的臉頰想道。

明明剛認識時還那麼乖巧可愛的。




「你叫什麼呀?啊、我叫小松,請多多指教!」無視長老的阻攔,小松擠開人群鑽入空地,湊上旅客前問道。

「小松……!你這小子不要給客人帶來困擾,快快退下……」

「我沒關係的,還有、我叫輕松,請多多指教了。」旅客漾起溫和的微笑,面帶善意的說道。

「……」小松盯著輕松的臉愣了幾秒,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,站起身就拉著輕松往外跑。
圍觀的眾人反射性的讓開了一條空道,小松順勢鑽過人群,並無視長老慌張不悅的叫喊,一路朝山坡奔去。

「那、那個,你叫小松是吧?這樣好嗎?」被小松拉進山坡下一間破破爛爛的木製小屋,兩人雙雙喘氣了一會兒,輕松疑惑地對著正趴在門上用門縫朝外張望的小松說道。

「呃我看看、應該是沒跟過來吧……啊你剛剛說什麼?」一屁股坐在泥地上,小松彷彿徹底放鬆下來地發出滿足的嘆聲。

「雖然不知道你是為了什麼,你這樣做長老會有意見的喔?」輕松小心翼翼地避開看起來極為不牢靠的木架,貼著木牆慢慢坐下。

小松沒有回答他的問題,哼著小調朝堆在一旁的雜物翻翻找找,隨後從一個麻袋掏出一瓶覆滿灰塵的瓶子,拉開封瓶的麻繩,「啵」的一聲拔開木塞。

「阿——太棒了!」直接對嘴灌了一口,小松擦了擦嘴唇讚歎道,然後將瓶子遞給輕松。

輕松盯著瓶子幾秒才把它接過來。是酒、而且是極為劣質的酒,輕松抬頭看了一眼小松,那人正嬉皮笑臉地擺著手示意他快喝。

猶豫了一下,輕松淺嚐了一小口,預料之中的嗆辣。

「輕松你這傢伙也太畏畏縮縮了吧,還擦什麼瓶口,是小姑娘嗎?」從輕松手中迅速地拿過酒瓶,小松大笑的對著瓶口又灌了幾口酒水。眼前旅客臉色僵了僵,一副準備開口罵人的樣子。

啊、忍回去沒發難了,這傢伙果然很有趣。

朝著輕松晃了晃酒瓶,小松咧開嘴笑著對眼前的人說道:「別裝了,你根本不在意長老怎麼想。想要不跟我走的方法多的是吧?」

輕松直直盯著小松看,小松維持著原來的動作不閃避他的目光。過了半晌輕松噗哧一聲笑了。

「很機靈嘛,的確,我是不在意那些老人怎麼想。」輕松挪了挪身子,把原本拘謹的坐姿調了一個舒適的姿勢。

小松再次把酒瓶遞向輕松,這次他老老實實的接下了,灌了一口後擦了擦嘴唇道:「這裡是你的屋子嗎?真破爛呢。」

「是很破爛,但我不在意。」小松攤手道:「反正也只有晚上睡覺時我會回到這裡,順道一提,我晚上會回來的機會還挺少的喔。」

小松俯身向前,慢慢靠近輕松的耳邊,開口。

「你知道為什麼的吧,輕——松?」

眼前的人發出輕微的戰慄,一下子紅了臉蛋,然後羞憤的站了起來。

「……你做什麼!」
「欸——輕松不知道答案嗎?難道說,你是處男……」
「閉嘴!」

小松可喜歡他這種反應了,他站起來貼近輕松,瞇著眼睛笑了。

「你真的是處男阿?真沒想到,你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的。」伸手抵住牆堵死想要逃跑的輕松,小松將頭湊近他:「還是說你要我跟你詳細描述呢?比如說那天晚上……」

「夠了。」

小松低頭,意料之外,輕松面無表情。

「我們在這裡待太久了,我的行李還放在空地,我得去拿。」輕松推開小松的手往門走去,一邊小心的繞過看起來搖搖欲墜的雜物堆。

「還有,你那個酒,真是難喝死了。」

輕松推開木門,頭也不回的道。

「輕松會釀酒嗎?會的話幫我釀釀幾盅吧。」
「才不要,我可沒打算待那麼久。」
「欸——好過分。」

小松腳步輕快的跟上輕松,順帶故作親密的攬上他的肩膀,愉快的輕笑。

他可沒看漏輕松紅透的耳朵阿。



tbc.






  這裡是潛水已久的毛,覺得喜歡他們那麼久了還毫無貢獻自我羞愧

然而寫了還是毫無貢獻(。

糾結於兩人的個性,尤其是二期後對輕的個人定位有變化(變溫柔了(?

喜歡撩的哥,無法在童貞輕和性冷淡輕中抉擇

總之他們真棒,我愛他們

希望有人喜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