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dadada毛


Choro推,主13不逆
三男右固定
他那麼的好,我愛他

凹凸
卡卡天使
喜歡雷卡

【速度松】上班族abo 2


◆おそチョロ

◆ABO上班族啪

◆懶得下標題了(癱

◆OOC注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啊、你醒啦。」

「……」
剛起床,因為宿醉頭疼的要死。隨便披上一件針織外套,輕松走到客廳,就看到自己的弟弟和小松以熟稔的姿勢坐在沙發上。

「……你們在做什麼?」
「打電動啊,看不出來嗎?」
椴松若無其事的回答,從癱在沙發上的姿勢稍微抬起身體,掏了掏桌上的暑片袋,似乎是發現沒有了,就整袋拿起,對著嘴把剩餘的料倒出。

小松連轉頭都沒有,專心看著電視螢幕,上頭播放著輕松好幾年前買的格鬥遊戲場面,小松正嘗試打倒處於防禦姿勢的椴松的角色。

「……一大早吃什麼薯片!」輕松太陽穴抽動,把椴松的薯片袋一把搶走,毫不留情的伸手搧了兩個人的頭。並無視他們的挨痛聲。

「還喝啤酒!椴松你是嫌昨天晚上喝的不夠是嗎?!」
「那是小松哥哥喝的啦!」

「什麼小松哥哥?」看了看小松,沒想到在自己睡著後的短短幾個小時,自己的弟弟就和同居人混的那麼熟了。還稱兄道弟呢。

「有什麼關係啊輕松,反正我們也差不多大,你弟弟就是我弟弟。對不對啊totty?」

「是呢!小松哥哥~」

拿兩個自來熟的人沒辦法,輕松扶著額頭走到廚房吧台裡,頭腦還在抽痛著,他倒了一杯水來喝。

後頭傳來椴松的歡呼聲和小松的哀嚎,宣告遊戲結束的電子音發出罐頭音效的叫好聲,大分貝的音量讓輕松握緊拳頭忍著自己不要爆發,雖然無比想把兩個人都趕出去。

「輕松哥哥幫我順便幫我盛一杯~」
「啊、我也要——」
「自己來盛混蛋們!」

揉了揉額角,輕松坐到吧台椅上,一口氣把冰涼的水喝下,飲用水流過乾渴的喉嚨,頭痛的症狀似乎被減緩了一些。

「真無情啊輕松哥哥。」椴松丟下遊戲操控器,從沙發上跳下跑來廚房。而小松乾脆又開了一瓶啤酒,灌了一口發出滿足的嘆聲。

「一大早酗酒?」
「有什麼關係嘛、放假。」
小松翻身仰躺在沙發上,一手彎曲疊在腦後,一手抓著啤酒罐輕輕搖晃。他眯起眼睛,看來心情頗好。

「……你抑制劑買了吧?」
「嗯?喔、買了買了。」小松彷彿毫不在意的用慵懶的語調回答。

輕松咬住下唇,心裡複雜的看向小松。男人一臉舒適從容,自在的樣子幾乎想不到前一晚的失態。

輕松還記得小松受到信息素引響的表情。喉節不安的滾動,輕松拽緊針織衫的下擺,明明開了空調,背後卻流下冷汗。

「你——」
「輕松哥哥!過來一下——」

剛開口就被打斷,輕松皺眉疑惑地往後看,正好看到椴松毫不客氣的打開自己的房間門,大剌剌的走了進去。

「等等你做什麼!不要隨便進去!」急急忙忙起身,輕松把水杯往桌上一擱,小步跑到房間裏。

椴松手背在後,哼著小調。微笑著環顧房間,然後無視親生哥哥一臉不爽,一屁股坐在床上。抬起頭饒富興趣的盯著輕松。

「……你要幹什麼?」被盯得渾身不舒服,輕松往門外瞥了一眼,伸手把門掩上,抱起雙臂嘗試以哥哥的威嚴來質問他。

「沒什麼,來跟哥哥談一下他喜歡的人的事~」
「——你!」

坐到床邊,輕松攬著椴松的脖子,湊近以威脅的語氣說道:「不准亂說,敢讓小松知道你就死定了。」,指著眉心,惡狠狠地強調:「還有、我才沒有喜歡他!」

「還不承認?!」

椴松掙脫輕松的手,一臉嫌棄的擺擺手,「超—明顯的好嗎?要不是小松哥哥也是笨蛋早就被發現了。」

模仿輕松剛剛的動作,指著對方的額頭,椴松突然變了口氣:「你老實招來吧。」

「……我沒有喜歡他——」
「不是這件事!」椴松皺起眉頭,壓低聲音,一臉惱怒的說道:「老實說!你是怎麼壓制住信息素的。」

「……」無話可說,輕松低頭不敢面對椴松的視線。兩手不由自主地藏到身後,手指不安的交錯搓揉著,手心冒汗,無措地不知如何回答弟弟的問題。

「讓我猜猜吧。」椴松站起身來,沿著床沿走到床頭,輕松還來不及阻止,他一拉把床頭櫃打開。接著把裡面的東西抓起,粗魯地丟在床上。

各式各樣的omega抑制劑散落在棉被上,輕松臉色發白,咬著下唇輕輕顫抖著。

「濫用抑制劑!輕松哥哥你覺得這樣可以維持多久?!」椴松激動的站到輕松面前,抓住他的雙肩喊道:「身體已經開始撐不住了吧?都有抗藥性了吧?」

指著床上高劑量的抑制劑,椴松忍無可忍地說:「都用到這種程度了,你都幾歲了?不知道基本常識嗎?」

「……我、我沒辦法啊——」輕松慌張開口打算解釋,雙手無濟於事地揮舞著,不料椴松猛地直起身,面無表情的說道:「兩個禮拜。」

「咦?」
「兩個禮拜,給你的決定時間。如果你在時間內解決問題,我就不會把事情告訴小松。」

「看要用什麼辦法都可以,跟他告白坦白一切也行。總之兩個禮拜為期限,後來小松如果因為這件事,而離開這間公寓也不干我的事。」

椴松頭也不回的推開房門走出,留下輕松一個人坐在床上,心中慌亂不已。

完全沒料到會被弟弟察覺這件事,輕松低估了omega對信息素變化的敏感度,他看向床上散亂的抑制劑,有幾個禮拜前買的,只吃了幾錠就發現沒用,所以放置的。
還有最近剛去專門店選的,特別用來控制信息素混亂的omega的藥劑,高劑量的那種。而自己早上才剛起床就抓了兩錠吞下肚。

房門外客廳椴松和小松若無其事的招呼聲,新一輪遊戲的電子音響起,武器交錯碰撞的模擬音伴著小松激動興奮的喊叫傳來。

輕松把腿抬到床上,摀住臉,低頭把埋頭進雙膝間。

「該怎麼辦才好啊……」



「啊、輕松,早餐呢?」小松看到輕松從房間走出,丟下不管怎麼都贏不了的遊戲操控器,無視角色被打倒的宣告音,揮揮手喊道:「今天是你負責對吧?」

「……」
「嗯?」
「……都這個時間了、出去吃早午餐吧。」把剛剛用的水杯拿到流理台洗淨,輕松小心翼翼地瞄一眼椴松,對方表情與平常無異,聽到要出去吃飯便坐起身,收拾攤在桌上的好幾包零食袋。

「椴松跟我們去吃嗎?」
「好!」

笑著回答小松,椴松走到廚房,繞過輕松把包裝丟到垃圾桶裡。看到輕松抿著嘴唇望著他,微微一笑。

『兩個禮拜喔、記好了輕松哥哥。』

用氣音說道,椴松拍了拍輕松的肩膀,輕松低下頭微不可見的點點頭。

望向小松的房間,那人連房門都沒關,脫去上衣,吹著口哨隨便選了件帽T套上。
輕松想到高中的時候,體育課結束時,小松和他那群哥們搶著彼此的水瓶,結果在更衣室裡把水灑的滿地都是。

年輕男孩們面面相覷,一個眼神相對,便拔腿狂奔出去,來不及起跑的小松拎著水瓶濕淋淋的站在原地,嘖了一聲,竟然就脫了上衣,直接往地上一抹。

輕松止住了差點出口的驚呼,才發現更衣室只剩他們倆,便無法控制的紅了臉蛋,手忙腳亂地趕緊把運動服換了,輕松跑出更衣室,在外面徘徊了一下試圖壓下強跳的心臟,呼了口氣拿來抹布又強裝鎮定地走了進去。

「……請、請用這個吧。」

他還記得自己把抹布遞給小松時,小松帶著驚訝的微笑,還有第一次對他說的話,忘不了的那句謝謝。輕松咽了下口水,站了一會兒,不知要說什麼的尷尬凝結在空中,到最後連一句再見都沒說就跑出了更衣室。

那個時候還是高一,明明已經過了半個學期,輕松還是連個可以談天的朋友都沒有。
現在他才想起,那大概是他高中生活中第一次不是因為公事而跟人搭話。然而那之後他們再也沒有機會說話,說是輕松自己止步不前也好,總之直到升到二年級,性別分化之後,輕松才後知後覺想到,自己早已錯過了開口的機會。

「我好了喔,出發吧!」
小松站在門口喊他,椴松小步跑去玄關。嘆口氣,輕松拿起錢包走向小松。大門推開,臨近正午,暖風吹過耳廓、捲起細細髮絲,陽光普照。

輕松瞇起眼睛,伸手擋了擋光線,逆光下,小松的輪廓線條勾出一層薄薄的金邊。不用說,輕松也知道,小松這時一定正咧嘴笑著,眉宇之間始終是那時未褪去的少年稚氣,輕松竟有點不知如何面對。

不管是不是omega。

不管是不是omega,不管小松是不是alpha……

突然不知怎麼湧出的勇氣,輕松叫住了小松,仗著陽光刺眼,視線不清。

他開口喊到——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太—遜—了——!」

「……」

「蛤阿?你搞什麼?」椴松氣急敗壞地喊著,一口氣喝光了橙汁,重重往桌上一扣,「什麼叫作『雖然很討厭alpha但不會討厭你的!』,啊啊你說了什麼?叫你告白你都說了什麼!?」

「……不、明明就是椴松你給我的期限太短了——」
「沒人叫你今天就做啊啊啊!」

拋棄形象的抱頭大喊,椴松現在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哥哥童貞的程度,怎麼會有人就這樣把腦中浮現的話一股腦喊出,還自已為是告白?這貨認真的?

家庭餐廳播放著輕鬆的曲調,大概是椴松發出的聲響太大,一旁的其他客人帶著困擾的神情望了過來,他趕緊賠上一張笑臉朝他們揮揮手道歉。

剛剛才進到餐廳不久,小松就接到了公司緊急打來的電話,說是發現有個新人搞砸了今天要送出的文件,只好請在放假的小松臨時回去處理。
似乎事態嚴重,小松皺起眉頭朝手機問了幾句話,便匆匆站起,對椴松他們比了個抱歉的手勢急急忙忙走出店門口,攔了計程車就揚長而去。

小松離開後,椴松和輕松沉默的對視了一會,才終於忍無可忍的大喊出聲。

「你沒看到他那個眼神嗎?」指著哥哥的鼻頭喊道:「哪有人這樣告白的!不、這才不是告白,不要污蔑神聖的告白啊!」

輕松一臉無所適從的低者頭,諾諾地開口:「但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說,我說的是事實呀,雖然我討厭alpha但喜歡他……不、我沒有喜歡他。」

「……」看著自己的哥哥直到此刻還是在強調不存在的事實,椴松內心一陣煩躁。這種話說太多次就再也不可愛了啊,只會讓人覺得煩人好嗎?

「但你還是有看到小松哥哥那個表情吧?超尷尬的好嗎。」放軟了語氣,椴松彷彿洩了氣一般,趴到桌子上抵著下巴望向輕松,「輕松哥哥你啊,什麼時後可以成熟一些?」

「你、你也從來沒有經驗好嗎!」輕松表情如同被戳到痛處一般,猛地抬頭說道,「母胎solo!童貞松!憑什麼教訓我!」

「帶這樣的?!我可是來幫你的!」

「他那樣最傷心的是我好嗎……」無視椴松震驚質疑的誇張眼神,輕松慢慢的縮起身體,抱住頭,深深吸一口氣,再慢慢呼出。

他可忘不了小松那時的神情。
動作一頓,勾起的嘴角僵在臉上,過了一兩秒小松才打哈哈的扯開話題,椴松則趕緊對輕松使眼色,笑著接下小松的話題。

「椴松啊……我,徹底搞砸了吧。」

弟弟沒有回應他,半閉眼睛瞥過落地玻璃外,他一隻手放在桌面,一下一下敲出節奏。

一段沉默後,椴松閉眼嘆了口氣,突然啟口:「我覺得,小松哥哥很不錯喔。就是無賴了點。」

「……你說什麼?」
輕松從趴在桌上的姿勢稍微抬起頭,貼著衣服的布料悶悶地說道。

「我之前不是說要去看看那傢伙怎麼樣嗎?這就是結論。」椴松攤手說道,不等輕松回應,逕自說道:「所以哥哥要好好珍惜啊……啊、我的牛排到了。」

椴松收起嚴肅的臉色,抿起嘴向送餐的小姐姐擺出討喜的微笑,不久後輕松點的蛋包飯也送來了,椴松便若無其事地開使扯些他大學發生的事情,輕松也只好先放下情緒,笑著吐槽弟弟想要搭訕系上女神的妄言。

因為來的早,還不到一點輕松他們就吃完了,踏出店面後椴松說要先回學校處理還沒完成的報告,輕松和弟弟告別,獨自一個人也不知道要做什麼,只好到便利商店買了一杯熱飲,順便幫小松買他嚷嚷了好久,一直忘記買的零食。

一路漫步到公寓,斜映的午後陽光在輕松打開大門時射了進去,空氣中飄動的細小灰塵金光點點,隨著輕松的動作倏地散了開來,雖然知道灰塵微粒無害,輕松還是閉了氣,趕緊把門蓋上。

關上大門後,輕松才意識到室內的冷氣,他把鞋子隨意的蹭下,走到客廳把手上的東西往矮桌一擱,脫力似的把自己甩在沙發上。

打算就這麼睡著,好忘了中午那件令他羞愧又後悔不已的事情,輕松蜷縮成一團,口鼻蹭過衣服發出細細的哼聲,聞到一絲若有似無的氣味飄來。

他睜開一隻眼睛,看向披在矮桌上的一件衣服。是小松的帽T。

輕松想起今天,那時突然想到的事,還有向小松脫口而出的話。

『不管自己是不是omega,小松是不是alpha……』

手慢慢抬起,輕輕觸碰了一下帽T,輕松情不自禁的把衣服提過來,深深埋入口鼻間,閉起眼睛,細細地嗅著。

是小松的味道。
是alpha的味道。

小松總是直接套上外衣,從不像輕松一樣在裡頭加上一件襯衫。因此衣服上沾染的alpha信息素格外明顯,而除了信息素,輕松還聞到了一絲淡淡的煙味。這傢伙,明明叫他戒菸的。


『……但自己始終是omega。而小松就是alpha。』

呼吸漸漸急促,輕松心頭一震,接著屬於自己的omega信息素無從控制的溢出,與alpha的味道融合,在空氣裡挑出一份旖旎,一份壓抑至今、無法止住的情愫。

輕喘著氣,腦袋混沌。輕松的理智漸漸離自身而去,潮紅的臉染上情慾。他終究伸手往下探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啊啊……終於完成了。」

小松整理完資料寄出的時候已經臨近傍晚了,和同事空松從辦公大樓走出,夕陽西掛,把天空染成一面帶紫的橘紅。

「要去喝一杯嗎?」空松歪歪頭,用大姆指比了比街角一家已經開始營業的居酒屋。小松本來是想拒絕的,畢竟今天是輕松負責下廚,他可是好久沒有吃到他煮的燉菜了。

小松沉默了下,還是笑著答應了。掀開簾子,空松熟絡的和老闆打聲招呼,走到吧台邊坐下,老闆娘拿著菜單過來詢問菜色,小松似乎有些心神不寧,說聲隨便就撐著下巴,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空松嘆了口氣,幫小松和自己點了啤酒和平時常吃的幾樣小菜,耐著性子問小松:「所以?brother你是怎麼了?」

「……什麼怎麼了?」

「我怎麼知道,自己說啊。」

「……空松,你知道哪裡有合租的房子嗎?」

「和他吵架了?」

「好犀利啊……但不是,話說我沒有把你也知道我們同居的事告訴輕松喔,讓他知道我就死定了。」小松啜了一口啤酒,呼氣道:「不是吵架啦,只是有點心煩。」
「嗯哼。」
「空松你知道吧、我和輕松認識很久了,從高中開始。」

說道這裡,小松頓了頓望向空松。空松點點頭,示意小松繼續說下去。
小松深吸了口氣,在心中組織了一下言語,才緩緩說出。

「……但那傢伙好像不是很記得,或者說不想想起吧。每次提到高中他就好像逃避什麼似的,拚命轉移話題。」小松仰起頭來,居酒屋裡長期的煙客把木樑熏得烏黑,他用了眨了眨眼。
「他不願意我也不能再說什麼,但是最近,總覺得好像麻煩到他了啊。空松你覺得呢?果然alpha和omega是不能長期同居的吧?」

「發情期什麼的也很麻煩。輕松應該也是這樣想的吧,總是要配合我的時間。我看到他會在早上吃抑制劑了。」

「果然,我還是搬出去比較好吧。」

小松萎靡的幾乎不像他,他用沉重的語氣說著,活像個中年失意的大叔,和老婆吵架,被趕出來的那種。空松抽了抽嘴角,忍住笑意,以符合他心中的知心好友設定,一副關切的問道:「你就沒問問他是怎麼想的嗎?」

「我怎麼知道啊!他那樣我怎麼可能問的出口。」小松用力抓了抓腦袋,咬牙說道:「為什麼我是alpha、如果是beta就不會有這麼多困擾了。」

讓omega傷心什麼的,不就跟混蛋老爹幹的事情一樣了嗎?

小松氣憤地呼氣,搶過空松剛拆封的筷子,夾了小菜塞進嘴裡。嚼了幾口配著啤酒嚥下,瞇著眼睛望向空松:「所以呢?你怎麼想?」

「呃、說不定輕松也是這麼想啊。為什麼自己是omega什麼的……」空松慌忙地比劃著,然後避開小松的眼神拆了新一雙筷子,開始哼著痛死人的曲調讚歎啤酒的美好。

不屑的哼氣,逕自又以空松的名義點了一瓶啤酒和鮭魚赤身。小松喝著悶酒,半晌後才慢慢想到,輕松今天和他說的那句話。

苦笑了下,小松掩起嘴,以笑容掩飾自己心中突然湧出的難受感覺。





「空松啊……我好像被自己喜歡的人給討厭了呢。」





tbc.




空松&椴松:就你們屁事多,打一砲解決的事拖那麼久,就近吧,還不用開房,省錢省力呢。

原本打算短篇的,結果一發不可收拾,想了想還是慢慢發,車會有的,但要等這倆互通心意後

畢竟,沒有愛先上什麼的不能允許(三觀超正

話說ABO都被我寫的不ABO了,搞啥,這貨不就是被設定來打砲的嗎(屁事多的是你
我是支持發情期情慾難耐失去理智的啦,但時機未到,因為我三觀超正德性良好

好希望二期有速度回喔……這次的年中水陸都好好吃,官方爸爸拜託了


希望有人喜歡:)











评论(9)

热度(1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