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dadada毛


Choro推,主13不逆
三男右固定
他那麼的好,我愛他

凹凸
卡卡天使
喜歡雷卡

【速度松】上班族abo 4

◆おそチョロ,AO

◆ABO上班族啪

◆懶得下標題了(癱

◆OOC注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清晨的霧氣還未消退,吹起濕冷的風,惹得椴松抖了個激靈,他伸手扯過掛在玄關邊的大衣披上,撈起錢包,急急忙忙走出公寓。

倉促跑過街道,朝著捷運站的方向前進,經過路邊幾個提著菜籃的太太時,面對她們的問候,椴松只來得及隨便應了一句。

「哎呀、椴松,又在慢跑嗎?」
「不是!抱歉了吉野太太、下次再聊!」

舉起右手胡亂揮了揮,椴松加快腳步跑下緩坡。氣喘吁吁的到了捷運站,他刷卡入站,直到坐在已有少許乘客的車廂裡,他才長呼了一口氣,舒展了一下身體,皺起眉頭拿出手機。

打開鎖屏,入眼的是輕松剛剛傳來的好幾封訊息。連連急促的語氣,透過螢幕也感覺到他的慌張。

椴松扶著額頭嘆了口氣。就連這種狀況也不改愛指使人的性格呢,不愧是輕松哥哥。

上面劈裡啪啦的胡亂打了一些責怪他的言論,罵弟弟把抑制劑趁著自己不在時都拿走了,還有很明顯因為手抖而誤發的斷句,椴松按掉螢幕,往後一躺,再次嘆了今天不知道已經幾次的一口氣。

這就是週末上午,天剛亮不久,他就得急急忙忙奔出家門的理由,他輕松哥哥到發情期啦,然後還蠢到完全忘記,只能指望他這個弟弟到府幫忙。

椴松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,才剛起床完全沒時間整理,昨天晚上熬夜追劇的黑眼圈清楚的顯現在臉上,面對對面幾個高中女生帶著驚疑的目光,小聲對他指指點點,他雖然心有無盡辯言,也只得低下頭把兜帽拉上,假裝專心致志的滑手機。

聽到那幾個女學生說出幾個帶著嫌棄意味的詞彙後,椴松抽動嘴角,反覆點著屏幕,努力捻掉了心中想要打「求我阿」等壓壓哥哥銳氣的字句的念頭,他切到主頁面,點了下相簿,把昨天他趁輕松沒有防備時照下的自拍放大按了下編輯,點開濾鏡條,換了一個充滿少女氛圍的粉色濾鏡,然後加上幾個可愛的塗鴉,讓整個照片都變得跟時下女高中生的大頭貼照一樣後,他想了想,極為惡趣味的又加上一個對話框,忍著笑打上了字。

『小松哥哥,我想你了≡‘・ Λ・`≡) ♥』

照片裡的輕松彷彿正紅著臉蛋這麼說道,椴松滿意的按下了儲存鍵,將頁面切換到通訊軟體,點開那個才剛加入朋友欄不久的頭像,頭貼中的年輕男子正對著鏡頭爽朗地笑著,穿著紅色的帽衫坐在吧台上,可以看到背景是在一個充滿生活感的公寓裡頭。

椴松發了一串訊息,『小松哥哥~要看一個滿有意思的照片嗎?(σ・ ω・` )σ』,對面馬上已讀了,卻遲遲沒有回應,直到椴松按捺不住想要直接把照片發過去時,才傳來一串簡短的文字。

『抱歉totty,現在有事』
『改天再聊』

「這是怎樣啊……」椴松小聲嘀咕了幾句,心中有些小小的不甘心。他傳了個正在賭氣的人物貼圖過去,卻看見對方早已下線了。

……話說,輕松哥哥好像說過,小松現在在出差嘛,沒辦法回訊息也挺正常。

把螢幕按掉,椴松抿著嘴抬起頭來,看著車廂外漆黑的景象,閃爍的跑馬燈提醒他再一下下就要到站了,本來站在前面的高中女生早已在他沒注意的時候下車了。

椴松想起輕松昨天跟他說過的話,一直以來不太擅長和別人表達自己想法的兄長頭一次鼓起勇氣,想要向喜歡的人傳達自己的心意,他這個弟弟依賴輕松依賴慣了,其實被這次輕松的求助有點來個措手不及,從輕松第一次約他出去討論這件事,在那個omega酒吧裡時,他才從輕松言語表情間的倉促,意識到哥哥是真的喜歡著那個人。

……雖然總是表現出一副戀愛經驗豐富的樣子,其實我對真心相戀這件事,一點法子都沒有呢。椴松自嘲地笑了下。

但他還是擺出了一副戀愛導師的樣子,要求輕松帶他去見小松,一方面是想見見能讓他那個遲鈍哥哥喜歡上的人是何方神聖,一方面其實,有點不甘心吧。

一直以來只陪著他,從來都沒有交往經驗的哥哥突然想開了,想去告白,想去喜歡上一個人。雖然椴松知道輕松在高中的時候就知道小松了,但對他來說,小松就是一個突然闖入他們兄弟談話間的不速之客。

是什麼時後起,輕松約他出去總是和他談論著小松的總總,抱怨也好,日常瑣事也好,輕松恐怕是沒有意識到自己說這些事時的表情,眉宇間流露的情感,彷彿語尾都帶上了笑意一般,雖然當事人似乎完全沒有察覺。

而看到輕松房裡放著的那一堆抑制劑,他更是對哥哥因為畏懼說出心意,而糟蹋自己身體的行為感到憤怒且不解。其實自己一直以來成長過程中,還真的沒有真心喜歡過任何一個人,對此輕松甚至評論過他是沒有心的怪獸,椴松表面一笑置之,卻會在晚霞張天的巷弄裡,捧著買來的熱食,仰頭踱步,想著那些話,想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地方不對勁。

車廂門滑開,在機械女聲重複的廣播中,椴松站起走出車廂,刷卡出站後,他看著越來越亮的天空,白長的雲劃過天際,然後深深吸了口氣。

一個人有了心上人時會改變多少?還是你原本認識的人嗎?
或著說……這個人會為了他的心上人,而改變多少?


「……啊、啊——完全搞不懂,好想談戀愛啊。」

他放棄了想他覺得自己應該沒機會經歷的事情,邁開步伐,朝著離車站不遠處,輕松和小松的公寓跑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輕松把自己埋在被窩裏,攥緊雙手,承受不住的酥麻感覺從下身一波波傳來,他咬著下唇,盡量不讓自己發出一絲哼聲。

他已經沒有辦法控制肆意溢出的信息素了,濃濃的omega味道漫佈在空氣中,使人頭腦發暈,理智幾乎就要停擺。他再次心急的把手機點開,傳了催促的訊息給椴松,在這之前他已經傳了好幾條訊息了,本當一直在線的椴松卻毫無音訊,雖然二十幾分鐘前椴松已經傳來訊息說出門了,但從那邊搭車過來也不過幾站,怎麼可能這時候還沒到,打過去也不接,像手機沒有開機似的。

輕松開始有些怕了,回想自己一直以來似乎都對椴松毫不客氣的頤指氣使,該不會這次弟弟真的覺得逮到了機會,就要放他在這裡自生自滅?

他急急忙忙又發了幾條訊息過去,還附帶了條件,椴松喜歡的那家甜品特價期間還沒有過去,輕松盡可能的表現出誠懇的語氣,並再次詢問椴松現在人到哪了。

當輕松抖著手發出訊息時,椴松原本一直暗著的頭像突然亮了,馬上已讀了訊息,輕松暗暗鬆了一口氣,接著馬上因為對方傳來的訊息欣喜的跳起。

『到了,沒鑰匙』
『來開門』

輕松甩開棉被,撐著身體站起,雖然雙腿抖得不行,他還是靠著牆壁,盡可能快速的走出房間移動到玄關。

緊閉的大門傳來兩聲扣門聲,輕松啞著嗓子趕緊應了一句。

他喘著氣,擠出微笑,解開門鎖拉開大門。

——然後在看到眼前的人時,往後踉蹌了一步,坐倒在地上。

發情期中的omega對信息素的感覺十分敏感,即使是微量的alpha信息素都能勾起omega最原始的慾望。

輕松瞪大眼睛,全身戰慄,他仰頭盯著眼前的那個人,用盡全身力氣與僅剩的理智,嘗試的往後退了回去。alpha的味道在吸引著他,他的呼吸變得急促,夾緊雙腿,感覺到冷汗從額角滑落。

那人穿著他那身紅色帽衫,直直站在門口,手裡握著一支粉色外殼的手機。他皺著眉頭,不發一語的盯著輕松。

輕松顫抖著,從牙縫裡擠出一句問句。

「……小松,你怎麼回來了?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十分鐘前。

椴松在街道上跑著,清晨的慵懶味漸漸淡去,一位婦人拉著只到成人腰際的孩子從他身邊經過,遠方有淡淡的食物烹調味兒。

椴松調整著自己的呼吸,掏出手機查看地圖。

離這裡幾十公尺處有間藥局,就是不知道這時候開了沒有。椴松不放心的看了下時間,他知道omega發情期的難受,不太確定輕松是否能忍受那麼久。

椴松又再次看著地圖確認方向,發現去輕松的公寓順路有家二十四時營業的便利店,確定方向後,他按掉螢幕邁開步伐。

這時候只能祈禱現在那家便利店還有抑制劑能買了啊……。

拐入彎道,椴松看到眼前那個明晃晃的招牌,不知是否店員粗心,那霓虹燈招牌竟然還亮著,在早晨薄霧裡看來格外扎眼。

椴松緩了緩氣,慢下來走進便利店,淡淡的煙味瀰漫在看來有點擁擠的空間裡,坐在櫃檯的店員慵懶得招呼了一聲就又將頭埋進臂彎中。

應該是大夜班的工讀生吧,真辛苦呢。椴松想起自己以前缺錢也做過同樣的打工,不禁心有戚戚焉的笑了下。

他繞過商品架,環顧了一下終於在角落發現擺著抑制劑的區域,蹲下來挑揀了會,他拿起劑量最重的那包站起,走到櫃檯結帳。

從睡眼惺忪的店員手中接過包裝,椴松轉身就朝門口走去。

門外的太陽斜射進來,逆光下有些使人眼睛酸澀,椴松抬起手臂撇了撇頭,突然和坐在窗邊抽煙的紅衣男子對上了目光。

「……小松哥哥?!」
「……椴松嗎?」

小松很明顯的震了一下,然後露出僵硬的笑容朝他揮了揮手,椴松小跑步到他旁邊,急忙開口問道:「你怎麼會在這裡?我聽輕松哥哥說你去出差了不是嗎?」

「……輕松說的啊。」小松移開目光輕輕晃了晃腦袋,把香煙往桌上的煙盒捻熄,靜了半晌,突然恢復了平常的樣子咧嘴一笑。

「記得前幾天我們出去吃飯嗎?我不是飯都還沒來就離開去公司了,有個後輩闖了貨要幫忙收拾。」小松攤了攤手說道:「然後那個後輩好歹是我一個同事帶的,所以他就算是欠了我個人情吧,這次出差就自告奮勇代替我了。」

「……那小松哥哥你在這裡做什麼?」

「不是說了嗎,我沒有出差——」
「然後呢?」

椴松打斷小松的話,拉開小松旁邊的椅子坐下,瞇起眼睛盯著他說道:「為什麼沒有回去公寓?」

「……。」小松像是噎到一樣說不出話,他看來心虛的移開椴松直直射來的目光,一會兒後才囁嚅的開口:「……這個嘛,稍、稍微有點——」
「小松哥哥你是知道的吧?」椴松再次打斷小松,然後勾起微笑。

「輕松哥哥,今天發情期喔。」

小松瞪大眼睛,抿了抿嘴唇,欲言又止的看著椴松,椴松再也看不下去小松像個高中男生一樣扭扭捏捏了,他拍桌站起,強硬的把手上剛買的抑制劑塞入小松手中,然後叉腰命令式的宣布,「現在,馬上,去公寓找輕松!」

「等、等等椴松,啊啊你幹什麼?!」

椴松扯住小松的手往外走去,打著瞌睡的店員被小松大聲嚷嚷吵醒,帶著驚疑的表情目送椴松架住小松走出便利商店。

「呃、謝、謝謝光臨!」

電動門在身後關上,裡面傳來微微弱弱的店員聲。椴松粗魯的一推小松,站直看著他踉踉蹌蹌好不容易站穩。

小松僵硬的笑著抬起頭來,手裡捏著抑制劑的包裝袋,他好像又要開口辯駁什麼,於是椴松搶在那之前大聲喊道:「松野小松!」

「你!喜不喜歡輕松?!」

「……!」

小松瞪大眼睛,僵直的站在那裡。
太陽徹底探出身子,陽光斜斜灑落,在小松身體邊緣映出一圈毛絨絨的金邊,他額前有些染汗的瀏海被小巷裡的微風吹起,一身紅衣張揚的惹人目光。

椴松面無表情的盯著他,他突然有點明白了輕松為什麼會喜歡小松了。該怎麼說呢,雖然臉其實還蠻普通的,但當他穿著那身紅衫,站在陽光下時,氣質還是挺不錯的。

就是現在差了那張搶眼的笑臉。

椴松學著小松咧嘴笑開,拿出自己的手機塞給他,然後不輕不重的一推小松,朝著他和輕松的公寓的方向。

小松整張臉紅得太明顯了,和記憶中輕松跟他說著小松抱怨後,呆呆恍神時,滿臉通紅的表情一模一樣。
真是兩個笨蛋啊。

「小松哥哥去吧!輕松哥哥在等著你呢!」

小松猶豫的走了幾步,然後好像終於下定決心,咬牙開始奔跑。

他捏緊了手中的物品,在熟悉的街道上奔跑著。他對這裡瞭若指掌,每一個羊腸小道,哪裡怎麼彎會通到哪裡,他都清楚的好像從小在這裡長大一般。

跑到了主幹道,熟悉的感覺更加明顯,街道兩旁的一草一木,一棟棟房子門牌上寫的姓氏,都跟每天下班回家時沒什麼兩樣。

有些時候,他跟現在一樣一個人經過這裡,在黃昏橘紅的彩霞照耀下,提著公事包,和有人托他買的食材。而更多更多時候,有個人和他並肩,走在他的身側。

然後他側身就能看到那個人的臉,他在夕陽壟罩下,整個人都是那個溫暖的色調,晚風吹起他頸側的碎髮,一天的疲憊使他輕嘆了口氣,然後察覺到小松正盯著他看,轉頭迎上目光。

輕松笑了,他的臉跟當年高中時教室座位前的那個青澀男孩重疊,他透著能量的深褐色眸子、還有他笑時會彎成舒服的弧度的眉。小松想起了他不知什麼時候就泛起的情愫。

小松感覺自己跑的越來越快,就像要融入風一般,耳邊的風呼嘯而去,周遭熟稔的景物變得模糊,他看到眼前熟悉的那棟建築物,那個他和輕松居住的公寓。

到了公寓下,小松猛地剎住,然後抬起頭來,好像要迎上什麼似的,綻開了笑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小松在門口躊躇了一陣才鼓起勇氣,平順呼吸後,他整理了一下衣服,用椴松的手機發了訊息給輕松,然後擺出正經的表情,站直在門口等待輕松開門。

輕松很快就來了,從門縫中探出的臉帶著得救了般的欣喜,然後敞開門後,那份欣喜化作震驚的恐懼。

「……小松,你怎麼回來了?」
輕松後退了幾步,然後踉蹌地癱軟在地。

小松愣了一下,想要向前扶住他,濃濃的信息素卻突然撲鼻而來,他扶住門把,向前走了一步。

「等等!不、不要過來!」輕松連連往後退,他顫抖地喊道,一手揪著衣擺,慌慌張張的看著小松。

小松沉著臉,側身把門關上。他晃了晃腦袋,想要把受omega信息素引響的昏沉的思緒變得清晰,卻沒料到輕松的信息素在他關上大門的那瞬間彷彿嚇到一般,突然往外四溢。

一個發情期的omega,一個alpha。

逐漸失去理智的腦袋,甜美的信息素盈滿空間,一切似乎正宣告著一場無法控制的旖旎。

……媽的,松野小松、冷靜點。

小松把雙手伸起拍了拍臉頰,深吸一口氣,然後壓著胸口如脫韁野馬般的跳動,奮力抬起頭來,迎向輕松的目光。

他看著輕松微微張口,輕輕的喘息著,臉頰染上情慾的紅暈,眼角紅紅的,不知是不是哭過。

輕松嘴唇蠕動著,好像欲言又止。小松突然有點怕輕松說出什麼排斥自己的言論,於是他攥緊拳頭,然後猛地踢掉鞋子向輕松撲去。

『松野小松!』

意識到的時候,他已經把輕松抱在懷裡,胸膛貼著胸膛,劇烈的心跳彷彿急促的鼓點。

『你!喜不喜歡輕松?!』

……這不是廢話嗎?

輕松嚇呆了一般,動也不動,於是小松扣住他的後腦杓,然後貼著他的耳朵,猶豫了一下,終究還是說出了那句話。



「——輕松,我喜歡你喔。」




tbc.







评论(26)

热度(116)